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我在AV的日子(19-20)

作者:admin人气:1393来源:

作者:soun9394 字数:14562 :thread-9115026-1-1.

我在AV的日子-19

调来分部已混了差不多一个月,算是平平安安无病无灾,那个西条死胖子也 没有寻任乐找茬,原因当然是有松永正隆这个「神」级顾问所照看。另外任乐那 火爆哥儿的性格也收敛了许多,因为这几天跟在松永顾问的身边,学的东西比在 总部那边更多更实用。虽然自己屌「大」,但在总部的那一套自「大」狂在这边 根本不适合,甚至有一种夜郎自大的愚昧。

松永顾问把他安排在高板清导演的那一组工作,这对于任乐来说当然是求之 不得。与正木助理那小子算是合心,聊过之后才知这个正木信友已当了几年的导 演助理,这段时间有机会升上导演级别,只是还没有找到新合适的助理接手才继 续现时工作,看来也是前途无量。

但是,自与小仓奈子的那场拍摄之后,任乐竟然连续几天都没有被安排「精」

战女优的大戏,更多时候被指派当个临时演员露一下「屌」,却没有什么肉 场大战。谁叫人在屋檐下,哪能乱举「屌」……

虽然如此,任乐却没有心生不忿,只是默默地「努力」工作,一直听从高板 导演的指示,更没有在背后乱发唠叨,反而是看在一旁的俊三却替之不平。摆脱 西条的魔爪之后,任乐也暗中介绍了俊三给正木信友认识,算是拉拉关系,一来 二往,大家便混熟了。司叶俊三的临时职位也由C级升为B级,可以在拍摄的配 角中露个脸。

工作虽然多了,但也是「跑龙套」、「靠边站」的角色,今天的几场肉戏, 任乐都有份参与,却全是配角的角色:「太田,你怎么拉,女优都给你吹了这么 久,你怎么还没有喷[ 汁] 吗?还有你刚才的动作太多了,哪像个醉鬼,这场戏 虽然你想强上你老婆,可你太醉了,没来几下就要喷[ 汁] ,懂吗?」高板导演 终于看不过去,只好叫停拍摄大声斥喝任乐敷衍了事。

「是的,导演,对不起!」躺在床上的任乐连连向导演道歉,看着已经发硬 发涨的肉屌却一直不能射精,不禁苦闷难受。

这一场的戏其实是人妻红杏出场的戏类。说任乐在外喝醉了酒,由男同事牵 扶回家。而妻子把丈夫搀扶回房,在房中为其宽衣解带。过程中当然是淫性大发, 拉着妻子胡乱抓扯,还掏出肉屌强塞在她的口中,没几下就「高射发炮」,然后 呼呼大睡。

谁知这场戏已是今天第三场「汁男」了,疲软的任乐仍可以勉强发硬,但毫 无欲火奋血的性趣已难吸引他短时间内高炮发射。所以任由「妻子」如何吸吮, 大炮还是硬而不发,甚至因性趣了无而「回缩」变软。

高板导演看着也泄气了,知道任乐已然尽力,唯有改改戏路,让「妻子」继 续手撸口含,更一边口弄一边手淫着自己的骚屄,最后发出喘喘不息的呻吟声。

而呻吟声引起房外的男主角,就是牵扶任乐回家的同事,他当然没有急急离 开,反而偷偷躲在门外观看了这艳情的一幕,更掏出肉屌自撸起来。

剧情发展,便是男主角忍不住窜入房中,急急扯下那发骚人妻的那条小内, 强硬地把肉屌捅入已经溢满淫液,爽滑无比的骚屄。人妻先是惊恐,然后抗拒, 最后就是欲拒还迎现出「淫」妻本色。

就这样,一顶闪闪青绿的帽子就戴在自己的头上,任乐却只能假装呼呼大睡, 好让这对狗男女能够鬼混连连。

而好色的淫妻手捂着口发出「唔唔」的呻吟,「被迫」做着老汉推车的淫猥 运动,除了强忍着粗大的肉屌在自己的骚屄中猛烈抽插,还要不时留意任乐的动 静,怕他突然醒来……

「俊三,怎么拉,一脸输光钱的样子,又被导演骂了?」拍完之后,走出来 就看见俊三也刚刚完成工作,便上前打个招呼。

「别提了,今天是排除心魔,艰苦完成任务,只是多年的梦神算是一朝幻灭。」

俊三一脸难受的样子,似乎刚才的事情令他心气烦恼。

「啥事这么厉害,令你大动肝火?」任乐哈哈而笑,难得今天的俊三没有被 导演责骂,却不知何事如此气恼。

「你不知道吗?今天遥希来了,我刚才就是当她的配角,可以与她近距离接 近呢!」

「遥希?哦,你的飞机女神。那不好吗?你每次打飞机都是以她为目标,臭 小子,刚才又不叫我去看,她走了吗?还摆什么苦头愁脸的臭架子。」难得梦中 女神今天到场拍摄,任乐不禁揶揄着俊三不知识趣的臭脸。

「呸!谁臭脾气,谁还会拿她当女神,你刚才不在现场,还不知道她的真面 目是如何装纯,横蛮,骚B……」

想不到俊三今天竟然破口大骂一直自认的梦幻女神,令任乐十分愕然莫名。

那个女优遥希几年前以清纯少女专辑出道,色迷心窍的俊三立时就被迷住了。 影碟,画刊,揽枕一应自费全购。每次「打飞机」全是以她为心仪对象,那个揽 枕不知沾上多少已经「发臭」的白液也不肯扔掉,可见此女在俊三的心中如何重 要。

知道遥希要来拍摄,俊三却是使出浑身法术,托了不少人情,卖了不少关系 才抢了个角色来当。今天一大早就到了现场,本是等着幸福女神的来临,就算不 能一亲芳泽,拿个亲笔签名也算是不枉此行。

谁知早上经过化装间,就听见她在里面大口咧咧地骂着自己的保姆如何粗心, 令她心烦,那三八的恶样全然失去了以往在镜头人前的清纯形象,直实令人倒胃。

不过俊三还不完全相信眼前的实事,以为是那个保姆做错了啥事令遥希发火 发怒。因为这次与遥希有言语交流的对手戏,所以俊三依然诚惶诚恐地与之沟通 对稿。哪知遥希一看俊三的戏稿,根本不屑一顾地扔在一旁,完全看不起他这个 小角色,然后以没空为由就把他打发走人。

事后才从工作人员知道,这个遥希根本就是装纯的骚婊子,除了懂得向导演 抛眉弄眼之外,对其他人根本嗤之以鼻不放在眼中。另外令俊三直接把遥希判决 死刑,粉碎纯真形象,就是看见她休息的时候根本烟不离手,怎么也想不到这个 遥希竟是棵「烟」树。

后来发现吸烟还不算怎样,看遥希对着一些相熟的男优毫不避讳地说出一轮 脏话,「性器官」的粗口俗语俊三算是说得不少,可那些不认识,还未听过的粗 语烂言那遥希竟然可以如数家珍地搬出来直骂对方毫无还口之力,这才令俊三 「大开眼界」哑口无言。

听着司叶俊三数骂着女优遥希的种种劣行,任乐只是一脸意料之中地点头附 应。那个遥希的事情其实早有听闻,今天算是百闻一见,只能劝说两句叫他放开 怀抱,别再幻想……

「两兄弟聊什么如此起劲?」忽然背后响起一把叫声,顿时吓了二人一跳。

「原来是正木大哥,也没啥要事,只是随便聊聊天。」俊三被吓之后,看清 是正木信友,这才定下心来。原来正木也是收拾完工作,碰上了便打个招呼。

「聊聊天就好,刚才的话说说就算了,可别让其他人听见,小心祸从口出。」

沉沉的脸色,是在警告俊三别在这里乱说话。要是诋毁女优的说话被经纪人 听见了,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懂得!懂得!」俊三一脸笑意地点头应声,明白正木的警告其实是在帮他, 哪不会意。刚才的怨言纯粹忿口数语,幸好只被正木听见,这才定下心来。

「正木,听说你要升职了,在这先恭喜你一下。」看着气氛有点尴尬,任乐 连忙改口转移话题。

「啥!正木大哥终于要当导演了?那要恭喜恭喜了!」听见任乐向正木祝贺 他升职当正,俊三更是识趣地讨好庆贺。要知道若能成功巴结导演,就是日后的 长期饭票,更有机会与心仪的女优欲床大战,更重要的不用再当低级「汁」男, 提高身价。

「升职的事还是迟点儿说吧!今晚你俩有没有空,我想请你们宵夜。」

「当然有空,正木要当导演了,怎能要你请客,今晚就我们兄弟俩请你才是。」

还未等任乐答应,俊三已急不可待地应承下来。

事情确定下来,正木也不多说什么便离去了。看着正木信友有点茫然离去的 背影,任乐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感。无论怎样,升职是开开心心的事情,但从正 木身上却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开心。

听闻正木的升职没啥意外,上头更嘉许这几年间他当助理的工作表现。带他 出身的高板导演更没有什么异常态度,甚至在拍摄期间更花功夫教导正木技术, 那为啥正木还如此低沉不语呢?

相比自己现在的窘境,正木的处境比自己好得多。事因任乐的新学期快将开 学了,并不是担心开学会否影响他当AV男优的工作,而是开学的日子刚好是任 乐与企社的合同期限的一半。意味着合同期限只剩下一半时间,是继续投身于A V行业还是另谋出路呢?这一点任乐还是心有余虑……

「太田,吃饭了,还发什么呆呀!」一把娇声让任乐拉回了现实,自从调往 分部之后,便不能再与水菜希在上班时间朝夕相处,所以水菜希每天都坚持会过 来给任乐煮饭或收拾家务。

传统的女生就是贤良淑德,最重要的就是水菜希识懂分寸,毫不介意自己继 续做男优的工作,与其她女生的「鬼混」更是睁一眼闭一眼,完全是小鸟依人加 上善解人意——贴心不贴身。

不过水菜的住处离任乐的租屋始终相远不便,虽然水菜没有开口,任乐却心 领神会知道她想要自己搬过去与之一起同居,总比这里的环境好得多。任乐当了 男优,就不介意背上什么「吃软饭」「靠女人」的臭名,反正现在是自得其乐乐 在其中。但如果搬过去与其同居的话,等同要与水菜的姐姐(水菜早苗)一起居 住,心中多少有着疙瘩。所以水菜依然没有开口要求,只是默默无声地做她该做 的事情。

吃完晚饭,因为与正木有约,所以今晚就不能与水菜来一场饭后运动,只能 等她收拾好东西,便早早送她回家。

来到相约的酒居屋,正木信友与司叶俊三已经在那了,看见俊三兴高采烈地 与正木把酒言欢,似乎二人聊得起劲,甚至俊三已喝得有几分醉意。

看见任乐来到,俊三立时兴奋地与之挥手招呼:「太田,你知道吗?正木今 晚与咱们商量的事宜,原来是叫咱们当他拍摄AV的男主角,我们终于有妞可干 了,不用再当跑龙套或汁男的小角色。」

一聊之下,有点匪夷奇怪,今天还是阴霾的脸色,怎么这么快就变脸了,而 且还答应让自己与俊三来当正木亲手操办拍摄的AV男主角,不会有什么猫匿吧?

「正木,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还算是同事相熟,你有啥事就直接说出来吧, 别这么假惺惺地哄我们兄弟俩。」看着俊三那般莫明兴奋,知道今晚的约聚另有 别情,任乐率先抛开什么男主角的事宜,还是弄清事情真相再说。

「还是太田眼尖,早就看出我的事儿有古怪。没错,我今晚约你们出来,的 确是想请你们担当我第一部亲手执导的AV男主角。不过,女主角就有些儿……」

「啥?不会是人妖吧?我可不屌男人的……」一看正木说话古怪,俊三看出 事情不妥,已有些酒意的他立时清醒三分,急急追问。

「不不不!她们是百分百的正常女人。只是……这样吧,今晚我也约了她们 出来,一会儿你们见了就知道……」看着正木信友的神色古古怪怪的,怎么说话 如此吞吞吐吐,实令任乐与俊三更加思疑三分。

「喂……我们当然都在了,你们怎么还不来?到门口了?那就快进来吧!」

正木的电话响起,他约的几个女生终于到了。俊三一听,立时来了精神,当 然想看看这次AV的女主角是什么货色。

满心期待地盯着酒馆门口,等着相约的女生应门而入。泡妞的心情谁都是充 满希冀与欲火,哪只野猫不叫春呢!谁知当看着四名女生相继走了进来,任乐与 俊三率先为之一愕,继而面面相觑对视而望,完全不知说什么话儿形容他俩由天 堂跌落地狱的落差心情。

原来正木约来的女生可算是极品,一个「恐龙」,一个「猪排」,一个「大 麻子套小麻子——满脸就只有麻子」,最后一个算是端正一些,就是皮肤黑了点 儿,暂时还看不出有啥「问题」。

四人唇红粉脸,一身子的刻意打扮却让人心惊骇然。就连其他客人看见,也 不禁多看几眼,不过不是艳羡的眼神,而是惊骇奇特的怪异。

「正木大哥,你不是叫我们兄弟俩干……干这四件极品吧!」趁着那四「美」

还没有走近,俊三立时低声细语地追问正木信友。

「没错,我正木信友在升上导演之后,第一部执导的作品就是以这四美为女 主角。」说得轻松,神情却是一本正经地望着迎面而来的四「美」,眼神充满自 信,似乎下定了决心不会更改。

「正木大哥,真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四美走近身前,向正木信友点头 招呼。

「没有,时间刚好,我来介绍,这是小希(天海佑希),小纯(夏川真纯), 小爱(小岛爱),还有小白(百川白子)……」正木信友笑嘻嘻地应说着,完全 没有嫌弃对方的丑陋而露出厌恶的神色。并向任乐二人逐一介绍认识,只是每说 出一个小名,俊三都打了一个寒蝉。四人当中,就那小白算是端庄,只是皮肤黑 黝黝的,名字却叫小白,听上来有点别扭。

看着其她「极品」的三位,令俊三差点儿倒地昏呕,别说要他拍摄AV与她 们床上大战,就是现在多看上两眼都有想吐的感觉,实在难以接受。所以俊三的 眼珠子就盯着那个小白,还向任乐打上眼色,意思是叫对方在拍摄AV时别跟自 己争,让俊三占个便宜。

「四位美女,这里地方有点窄小,里面的卡座不错,空间也大,你们先进去 选好地方,再点些饮料喝,我们和正木还有点事要聊,过一会儿再进去找你们行 不?」任乐也忍不住眼前的异貌奇观,便想抽出时间与正木问个清楚。

四「美」一听,当然有点不依不饶,明明找她们前来约会,却还要分开而坐, 便纷纷使性撒娇,惺惺作态。幸好正木笑容满面地一翻哄着几位,才听话顺从地 走进内里的卡座无聊等候。

「又怎么拉?还有什么问题?」正木按着性子问道,知道拍摄AV的问题就 在于任乐他俩会否「舍屌」陪自己,一起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

「问题可大了,正木大哥,当小弟我求求你行不,你要拍戏也找个漂亮的小 妹也好呀,怎么要我们(扭头偷偷望向里面)……要我们啃这四只怪兽。」俊三 全是一幅苦不堪言的愁脸哀求着正木,希望他回心转意,打消此次AV拍摄的念 头。

「正木,你到底怎么拉?要知道我们拍的是AV片,不是恐怖片或鬼片,你 怎么会找这些人当你的第一炮女主角呢?到底为什么?」任乐也百思不解地想问 个清楚,定定地看着正木信友。

正木一脸踌躇,从袋中抽出香烟徐徐点燃后吸了一口,神色显带落寞,良久 才淡淡而说:「我要参加今年的AV导演新人王大赛。」

「啥?新人王大赛?原来正木大哥要参加这个大赛,那更不能找这些货色来 当你的女主角,应该找……」听见正木要参加比赛,俊三异常兴奋地想劝他更换 主角,谁知还没有说完,就被任乐打断话语。

「正木,你是不是有啥苦衷才找这些女生当你AV执导的第一炮女主角?要 知道参加这种比赛是不容易得奖的。」每年一度的AV导演新人王大赛,算是A V界的盛事,正确来说只是AV金像奖的当中一环。

AV拍摄由以前的偷偷摸摸,不能见光的小作坊制作,到现在公司化,企业 化,国际化的大行业制作。虽然现今社会仍然存在极大争议的道德舆论,社会评 击,甚至多种法律禁令。却始终阻止不了行业利益商业化的大趋势,有人更利用 这种趋势趁机举办各色各样的评选大赛。最终的结局,竟然集结形成了一股不可 逆转的潮流大集会,被外界评击为——异类的AV金像奖。

这是在AV界中一年一度的盛事大赛,与AV有关的:什么女优新人,最佳 (性爱)动作,最佳影片,总之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当然也包括最佳导演新人王。

有关业界的制作公司,女优经纪公司等等企社,都以全力以赴的姿态派出最 好的作品,最优秀的女优来参选,要想突围而出,没有雄厚的实力休想站在领奖 台上。

「高板导演非常支持我参选这次比赛,但我不想再依靠他了,想以自己的实 力来拼一下,所以我想以[ 另类] 的方式来展示我的才华,即使输了也无所谓。」

正木信友所说的「另类」,就是AV影片普遍以美貌、身材为首选的女优担 当主角。男人好色,看AV当然要看美女,谁会看「猪扒」或「恐龙」呢!所以 正木在这次参赛的影片中选用这几位极品「美女」,算是一种大胆的创新。但这 也是正木孤注一掷地把自己的前途全押上去了。

事因一个新人导演,若然拍摄出「得意」大作,那日后当然是「钱」途无量。

但若是头一炮就是垃圾或被人嘲讽的作品,就不要想有制作公司再会上门找 他拍摄了,不用说,就是「钱」途尽毁。

想不到正木会如此奋不顾身地连自己的「钱」途也押上了这次比赛,任乐与 俊三不禁为之捏上一把额汗。但看着正木信友说出了原因,显露笑容之时,似乎 心中一直抑郁苦闷的心结也解开了不少,再看着他大踏步地走进内里卡座寻欢那 几位极品「美女」之时,竟有一种大义凛然勇往直前的心境。这才是为了自己的 理想目标而执着追求,毫不退缩的男子汉。

「俊三,你怎么想?」看着正木一脸毫不犹豫义无反顾的神色,任乐的心头 不禁起了一份尊敬。

「那你又怎么想?太田,我们几个哥儿都一直以你马首是瞻,今晚你说走就 走,你说留就留,就算里面是刀山火海妖孽横行,我俊三就跟你的。」说得轻松 凛然,心头却一直祈祷着任乐带头离开居酒屋,若是蒙了眼一头栽进了里面,那 以后就是身堕深渊,永无光明之日。

哪知任乐一脸正色地说:「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跟我进去吧!」说完,学着 正木的凛然步伐也走进内里的卡座,更是180度大变脸,满脸笑嘻嘻地对着那 极品四美而说:「不好意思,这么久才过来,闷着你们了吗?」

对着正木一个眼色,任乐便嘻嘻哈哈地钻着四美的中间,然后一个左拥右抱 揽着「恐龙」小希,「麻子」小爱。任乐的这一举动是证明已同意正木的邀请, 担当这次AV拍摄的任务。为了与四美打好关系,任乐是使出浑身法术花尽口舌 来哄她们欢喜。

外面的俊三根本没有想到任乐会同意正木的想法,刚才说出的屁话已经不能 收回,只好「义」字当头,果真蒙着眼也跟着一头栽了进去,咧开口齿一脸嘻嘻 地嬉笑坐在「黑黝」小白的身旁,更一手搂着蛮腰想把对方搂紧。

任乐是有意坐在「恐龙」小希和「麻子」小爱的中间,算是还俊三刚才的意 愿,让他占个便宜选个好样的。

谁知一股难闻的骚味突然迎面扑来,「呛」得俊三鼻孔异常难受。原来这个 小白竟然是一只发骚的「狐精」,身上发着一股异味。这才明白为何这个小白会 成为四美之一,原来她的身上有这种生理问题。

难受的俊三本想一手推开「狐精」,却瞄见任乐一个厉眼望着自己,便知道 今天身陷这个泥潭,怎样也无法抽身离去的,只能如正木那般,义无反顾勇往直 前!

对于拍摄AV之事,极品四「美」与正木已经聊过,大致的情况都已经同意, 否则今晚也不会应约而来。而今晚的见面全是正木信友的安排,目的是想「男女 主角」互相认识,如果双方无啥异议,算是一个「美丽」的约会,也可以借机促 进感情,方便日后的床上肉战。

为求四「美」对自己有信心,更能安心拍摄正木的AV,任乐与俊三算是出 尽法宝,比起夜店的牛郎更卖力表演,哄得四美芳心春动,连连搂着,抱着任乐 与俊三乘机揩油。

聊天之后,才知道极品四美全是刚刚高中毕业,准备升大学的大一生。当看 见有人主动找她们当AV女主角,开始的时候十分反感地拒绝正木的邀请。

而令任乐二人意想不到的是,四人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爱追潮流,整天发白 日梦的小妹妹。更没有想着一脱成名,成为什么AV女优银坛明星的荣耀之心。

她们竟然是校内的高材生,成绩全是「一级棒」。当然,也可能因为长相与 生理的问题,别说有否男生追求,就是朋友圈子也不大。才造就了她们有更多的 时间专注于学业之上成为学霸。

后来看着正木锲而不舍的苦苦哀求,知道拍摄的作品是用来参选AV金像奖 大赛,对正木非常重要,终于芳心打动,决定在人生最青春灿烂的时刻留下深刻 铭记的一幕。

这让任乐与俊三对四美有所改观,为了促进气氛增加感情,更提议转换地方, 一起去卡拉OK。难得有几个俊男邀请,四美也乐得开心,决定疯狂一夜,尽情 燃烧人生最灿烂的青春……

我在AV的日子-20

我在AV的日子-20

正木信友看着男女气氛相当融洽,在转换地方大众一起唱K的时候,竟然拿 出两部轻便摄影机,别以为他是想拍摄这难得「尽兴」的一幕,而是偷偷交了一 个任务给任乐与俊三二人:「太田(任乐)、司叶(俊三),看来她们已经接受 你们了,今晚最后一个任务,小爱(麻子)与小白(狐精)还是处女,今晚你们 就给她们破处了吧!」

说完,竟然分别递给他们一人一部轻便摄影机,似乎这个正木今晚全是有备 而来,分明要任乐兄弟二人给这二美破处之时全程录下。这也太高难度了吧?若 是平时与美女上床屌屄,拍下过程不算什么,更有一种刺激快感。

但这是与两只「妖孽」开苞,有否危害就不知道,会否减寿就更难说了。特 别是俊三手颤颤地拿着那部摄影机,望着任乐根本说不出话来。刚才与那个「狐 精」小白一起搂搂抱抱吸着「毒气」已令他差点儿窒息,现在要他干这事儿,分 明是要他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木无表情的任乐一手接过摄影机,只是淡淡而说:「曾有人说过,一个顶级 的专业男优即使摆在面前是一只发臭的母猪,你也要把它当成一个天仙般的美女, 不但诱发她的淫性,令她高潮迭起,还要让自己锲而不舍,付出最后一滴精血。 我虽然不是顶级男优——但我专业。」(男优广告台词)

任乐打开按钮,开始接近四美,这时候已有酒意的四美似乎不知道任乐是另 有所图,以为只是摄录她们唱K的疯狂神态,更加卖力的劲唱十足,装出各种可 爱的Q样任由拍摄。

正木信友也识趣地钻进人群中,因为目标是小爱和小白,所以他的任务是缠 住小希和小纯。俊三就没得选了,只好硬着头皮先喝上几杯大啤,希望麻醉自己 的鼻孔,然后靠近小白与之来个贴身辣舞。

大家玩得起劲,已借着酒意疯疯癫癫地做出各种贴身激情的举动。别以为这 些高材生全是大家闺秀斯斯文文,玩起上来比任乐他们还要「色狂」。刚才正木 不是说了吗?四人中只有小爱与小白还是处女,那小希和小纯早已不知何时与男 生发生了关系,根本就是装纯情,假正经的货色。

正木借着几分醉意一拖二女,还嘻嘻哈哈半玩笑地扯开小希的上衣查看她的 胸罩是啥颜色,或搂着小纯对着她的胸乳打起擦边球。一点儿都没有介意她俩的 美色如何极品,专业程度不亚于任乐刚才的卖力表演。

而小希与小纯更不示弱,一个当被扯开上衣之时,更提手拉开自己的胸罩, 故意露出「胸」光诱杀正木的眼下。而另一个正被擦摸胸乳之时,竟反客为主摸 向对方的下体。色淫程度直使正木等人汗颜。

强劲的音乐,闪耀的射灯,刺激的三人淫乱,使K房的气氛涌向高潮。任乐 也拿起一杯饮料,先让小爱喝了一口,然后贴近她口接口地吻吸着她那口内的饮 料。当吸光或漏光之后,便与之来一个两舌纠缠的热吻,而全过程都被拍摄下来。

可能是第一次被男生激吻,小爱初时也不太习惯,但她似乎受到小希她们的 影响,也看着任乐也是帅哥一名,早已芳心暗许,任由对方吸吻自己的唇舌。最 后更双手环抱,搂着任乐的肩颈,十分享受着与男生的热吻。

只要泡妞的第一步成功达到,后面的步骤全是水到渠成手到擒来。任乐全然 不顾其他人是否盯住他俩的目光,把小爱抱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方面自己激吻对 方之余,又腾出一只手来抚摸小爱的背脊。另一手?当然是拿着摄影机拍摄这个 过程。

一旁的正木知道任乐已渐入佳境,急急向小希与小纯打了个眼色,然后抢过 任乐的摄影机,自己担当摄影师对着任乐二人进行拍摄录像。

知道正木有意帮助自己,任乐也不介意被人拍摄和给予身旁的「观众」欣赏, 当作是AV工作一样,只专注于与小爱的热吻。更把手伸进对方的衣襟,摸索小 爱的胸乳。

任乐如此大胆地在K房内搞起「肉」战,就不怕外面有人乱闯进来破坏气氛 吗?其实在转换场所之时,正木信友已有意找这间KTV唱K,因为这里是有名 的「风月」情侣场所,别以为来这里只是单一唱K,即使你孤身一人,如果需要 的话都可以找几个小妹妹给你陪唱。

当然,你的前提要有「钱」,包下贵宾K房,即使你在内里「屌」到天亮, 只要门外亮起免打扰灯,就不会有人打扰你的「雅兴」。这些,全是正木信友精 心安排的计划之一,看来他对这四美的选择是志在必得。

别以为这四美除了相貌极品之外,身上便无其它亮点。其实不然,任乐伸手 入内摸索小爱的胸乳,鼓鼓的乳房不大,刚好一只手能握得住,很有弹性,很滑, 让人爱不释手之余竟有一种想据为己有的冲动。

所以捏握了一会儿,任乐便急不可耐地扯下小爱的胸罩,大口大口地吸吮她 的咪头。几下咀吮,就传来了小爱嗯嗯哼哼的呻吟声。

听见小爱有了反应,任乐趁热打铁,直接叉过小爱的裤头,从背后伸手摸进 她的屁间,想摸她的屁眼。

可能少女矜持敲醒了头脑,小爱作出了抗拒的反应,双手想挣开任乐的环抱。 但她柔软无力的挣扎哪能成功,反而击起了任乐的兽性,紧紧地搂着小爱不让她 离开。

不过这也提醒了任乐对于「鲜苞」还是不能操之过急,他重新吻回小爱的香 唇,开始温柔地吻着每寸肌肤,目的是寻找小爱的敏感点。而当吻着她的耳垂时, 小爱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很明显这就是她的弱点了。

任乐立时狂吻小爱耳垂,弄得她哼哼哈哈呻吟连连。趁着这个机不可失的时 候,急急脱下她的外衣,扯下她乳罩。第一次被男生性侵狂吻,哪能抵御这热情 奔放翻天情欲的冲击。小爱一点儿的反抗都没有,十分顺从地任由对方动作。

脱光了小爱的衣物,那涨鼓鼓的乳房全然呈现在任乐的眼前,惊诧地发现这 一对坚挺,圆润,傲然屹立在自己的面前毫不羞涩。

果真女人不可貌相,身材不可目量。小爱虽然满脸麻子,却有一对堪称圆润 的乳房。虽然不算硕大,但形态嫩白润滑,与她的小身材比例刚好对称。相比接 触过的那些女优,很多的都是丰胸「僭」建,不是过于肥大就是手感干涩,抓起 来也没啥弹性。

揉、捏、搓、握,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小爱的圆乳,还不时地俯首直吮,伸着 舌尖去挑逗那突显的咪咪。任乐算是自幸捡了个「宝贝」。男人群中有一句恪言: 「不论相貌多美多丑的女人,关了灯一样还是女人。」刚才正木已把K房的灯光 调到最暗,好让大家淫事之时不那么害羞。而且这对圆乳已令人目不转睛,根本 不用移目其他。

刚才被人吻逗着敏感的耳垂,现在又被人毫不「羞耻」地玩弄自己的圆乳, 初经性欲的小爱已是完全受控于任乐的魔掌之中,只能发出无力的呻吟,而下身 的小内早已被流出的淫水透湿了。

当任乐的魔手开始侵蚀大腿间最后一处防线,小爱只能作出象征性的抵抗, 任乐却是毫不废力地伸手入内,透过小内开始探索最神秘的桃源圣地。「嗯…… 喔……哼……」满脸通红的小爱开始发出女生淫欲性起的呻吟,虽然双腿不自觉 地夹紧,却无阻任乐肆意的摸索,更不时用手指挑逗着那透人的粉蒂。

小爱的神智已在酒精与欲火高烧之下淫乱不清,任乐趁机御下她最后的一道 防线,露出只有稀稀一束黑毛的白玉小包。那紧迫成一条的肉线清晰可看出这 「鲜苞」玉结冰清,令人垂涎欲滴。

就在细细欣赏小爱的桃源圣地之时,忽然K房内那洗手间的小门被人打开, 乍一看,原来俊三不知何时已拉着「狐精」小白偷偷跑了进去,又不知为何俊三 现又冲了出来。看他急急拿着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口,又猛然地用啤 酒冲洗自己的面孔,最后是一脸毅然地冲回了洗手间。

这一刻正木与小希、小纯三人立时起了好奇心,也不理正在淫乐的任乐二人, 偷偷躲在洗手间的门前往里窥探着到底发生何事。

只见小白的上身已被俊三脱个清光,竟露出那傲人肥美的豪乳。四美当中这 小白的身材最高挑,别看她高高瘦瘦的,可那对胸乳却异常圆大,只可惜有些下 垂,不知抓起来手感如何。

俊三用啤酒冲洗面额,冲回洗手间后拉高小白的手臂,竟然不顾丑态伸出舌 头去舔舐小白的掖下。可以看见小白的掖下黑毛不算多,而当俊下不断地舔舐之 时,小白的身躯便颤抖不停。原来那掖下乃是小白的「死穴」,被人一舔便搔痒 难受浑身无力连连发出嗯嗯呻吟。

刚才任乐他们玩得意迷淫乱,连俊三也看得欲火难息,加上与「狐精」小白 的贴身辣舞也有着欲性催情。俊三一把拉着她走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后也不顾对 方发出的异味而急不可耐地与之热吻泄欲。

小白也是初偿禁欲,虽然被俊三狂吻索唇,清醒的她依然保持着少女的矜持, 只和俊三双唇热吻,却拒绝了进一步的动作。

这却难为了俊三,大屌已然被欲火充涨,除了索吻柔唇,双手不断摸索着女 方身躯,更想脱下上衣进一步深探胸乳。却被小白一一拒阻,甚至拉紧衣物不让 扯脱。

如同老鼠拉龟无从插手,心有不甘的俊三使出浑身解数,几经周折下才解开 上衣的钮扣,扯下乳罩后才发现小白虽然皮肤黑,体味浓,但身材却是模特儿的 S级,胸前肥美的一对「车头灯」更是垂垂诱人。

过于害羞,被人扯下胸罩之后的小白立时双手掩胸,更扭头转脸羞涩得不敢 与俊三对望。这怕羞的表情反而激起俊三的淫性,上前想拉开小白双手看清那肤 黑肥美的垂乳。但无论怎么强求,小白还是死死不肯让开,更脸色阴阴,一双红 眼闪闪洒泪。

这一下倒让俊三有些怕了,强扭的瓜不甜,立时退了一步没有继续强逼,而 是再轻吻小白的双唇,只能重回起点,寻找对方的弱点。

但无论俊三如何柔吻挑逗,小白仍是坚守阵地,双手掩着自己的垂乳不肯放 松。唇、脸、耳、颈都不是她的敏感点,直至舔吻着小白的掖下,才感到女方顿 然一阵搔痒,不由自主地哆嗦,更有意无意地挪着身子发出呻吟。

这下终于知道小白的弱点了,俊三急忙发动攻势,抬起她的小手向着掖下进 行挑逗。谁知小手一抬,一股更浓的体味扑面而来,呛得俊三连连咳嗽,心头唠 叨直骂:哇靠!这只狐精果真千年道行,体味这么浓烈,怪不得没有男生敢接近 她了。

心底一路直骂,当然没有说出口来。俊三现在是进退两难,小白皮肤虽黑, 却也是五官端正,身材好,一对「胸」器更是咄咄逼人。可要欲尝这只「狐精」, 就要先受得了她的「妖」气。

最后俊三把心一横,冲出洗手间,在K房的桌几上拿起那瓶啤酒,灌了几口 之后用酒洗脸,借着一脸酒气再冲回去,抬起小白的纤纤黑手便狂吻她的掖下… …

「嗯……嗯……不要舔了,那里痒痒,好难受……」小白果然受不了被人挑 逗掖下,浑身散着搔痒难受的滋味,最好无力的她只好放弃坚守,任由俊三开始 揉搓着自己的胸乳。

终于得偿所愿的俊三看到小白已娇喘连连,第一次被男人揉搓着胸乳根本没 有感到不适或厌恶,甚至十分享受着被人揉搓的感觉。「嗯……别那么用力好不 ……哦……都被你揉烂了。」听着小白荒淫的胡话,俊三更是火上加油,手口并 用的肆意攻击。特别是含着小白的咪咪,如同一个饥饿的婴儿,大口大口地吸吮 起来,更发出「吱吱」的咀声。

「别……别发出声音嘛,羞死人了……嗯……喔……不要……不要停……」

听着诱人欲火的呻吟声,俊三是刺激难当,一眼瞄见摆在洗手台上的那部摄 影机,立时歪念一起,伸手拿起来打开按扭,实行近距离的含乳拍摄。小白一看, 羞得想伸手制止,却被俊三一一挡开,最后只能掩脸躲开镜头……

洗手间与K房的两对贱男淫女已经肆无忌惮地乐着荒淫性事,看得一旁的正 木与小希小纯也是欲火焚心。正木也不理「猪扒」与「恐龙」是如何极品难「啃」 货色,现在是淫火泄欲要紧,一边搂着小希,一边扯开小纯的衣襟直抓她的胸乳。

此时任乐已进入倒数时刻,刚才他已分开小爱的玉腿,细细品尝那未经开苞 的处女味。粉红的玉洞流出的玉汁仍然甘口怡人,一点儿的骚臭都没有,舔得小 爱兴奋连连哼声不断。

但任乐有意在小爱兴奋极点之前便止口不动,让她平伏心情后又再触动唇舌 吸食那流出的玉汁,弄得小爱兴奋莫明心痒难受。任乐是有意如此,一来好让屄 洞润滑,方便肉屌行事。其次是在一会儿的破处之后好让小爱容易高潮来临,这 更让女方体会出淫性的乐趣。

时机一到,最后扶正了小爱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摄影机对着自己的肉屌准 备插入小爱那未经开苞的桃源处地。此时任乐才觉得奇怪,未经性爱的小爱却毫 不介意被人拿着摄影机一直拍摄着她的淫乐性事。

刚才正木转去偷看俊三之时,便把摄影机交回了任乐。可能要一手拿着摄影 机,始终有些不便位置与角度的拍摄。但小爱竟然大张腿间,摆好位置方便了任 乐的拍摄角度。那一刻任乐才明白,小爱是有意在任乐给她破身之时,让她拍下 这「唯一」珍贵的一刻……

现代少女的心态果真难以理解,后来才知道小爱与小白与正木有一个协定, 因为她俩还是处女之身,所以如果今晚与任乐和俊三的见面是成功的话,那自己 的破处过程就要全程被拍摄下来,留作日后纪念……

而这个时候想不了那么多,任乐只是顺其意思,拍摄着肉屌慢慢地插进小爱 的屄口,从摄影机上的屏幕可以清晰地看见,龟头挤开肉口,一分一分艰难地挤 进去。

微微抬高镜头,可以看见小爱双手抓着沙发,皱着眉头感觉着屄洞被破的痛 感。但她非常坚强,竟然哼也没哼一声,还示意任乐不要拍她,要拍被自己屄洞 被开苞的过程。

「啊……我真的要进去了!」当肉屌挤进了一个龟头,知道长痛不如短痛, 任乐也是欲涨难受,叫了一声让小爱有个心理准备后,挺身一击,听见小爱终于 忍不住张口:「啊」的一声。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流了出来。

按照老经验,任乐空出的一手在小爱的身上抚摸揉胸,用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当感到小爱适应痛楚之后,开始做起了男人最喜爱的活塞运动。「啊……嗯…… 啊……」每抽一下,小爱都有着钻心的痛,每抽一下,她的眉头也皱一皱。

随着她的哼声起伏,任乐开始加快了动作。当然,他还要清清楚楚地拍摄着 自己的肉屌在屄洞口抽插的细节,还要看见那红红的血丝一下一下地被抽出来的 影像。而第一次当摄影师的感觉令任乐充满了难以忍受的性欲刺激,比起在医院 那时的偷拍又是另一种的刺激快感。更难以想像那些摄影师在拍摄工作之时是如 何忍受到这种性欲难当的诱惑呢!

处女的紧逼,肉屌的充涨,随着快速的抽插令任乐有了冲动的喷感,但他还 不能发射,因为小爱还没有高潮来临。看着小爱已习惯了破处痛楚后带来的那种 性交乐趣,哼着无比舒畅的呻吟。任乐放慢了速度,用手指挑逗着那异常突起的 粉红豆蒂。

「啊……呀……痒,太痒了,别再逗了,嗯……喔……别……别停手呀!」 那阴蒂一逗,小爱更是娇声喘喘,全身无力地摇摆挣扎。不知是爽还是痒,是辛 苦还是难受,总之摆动着蛮腰想挣扎摆脱任乐的魔掌,却又不肯不舍那肉屌抽插 自己的淫屄,爽得她胡言乱哼。

在最后的骚动之下,感觉到小爱迷乱不清,扭动的蛮腰一直磨着任乐的肉屌 不肯离开,一下一下地加快了扭动的速度,最后如虾般的身子一弓,「我来了, 我来了,我要死了……嗯!」爽快如释的淫哼触动着任乐的每一条神经。

知道小爱已经泄了,任乐持久的忍耐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也不再理会小爱的 哼声是舒适还是疼痛,因为任乐最喜欢就是在冲刺来临之际,狠狠地抓着女方的 胸乳,但因为意迷淫乱,那胸乳已被抓得变形难看,女方更是疼痛难当哼声不断。

那哼声刺激着任乐的每一条「淫」经,他只有一个意愿就是屌屄,肉屌如打 桩机般不断加快了最后的冲刺。「爽,太爽了,来了,我也要来了!」随着关口 大开,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向屄洞深处的子宫……

此时K房的四周已经充斥着娇喘淫叫的乐声,正木那边也不甘示弱,他的肉 屌插进了小希的骚屄,口吻小纯的同时也手不离屄捅着她的屄洞,弄得二女也是 哼声不断淫液四溅。幸好K房的隔音设备良好,不然让外面的人听见了还以为房 内发声什么「血腥」事件。

而淫叫的喊声最响的反而是洗手间传出,俊三也成功卸下小白最后的武装, 摆好位置之后肉屌爽快淋漓地一插到底。小白浑身一痛,虽然已预料开苞时带来 的痛楚,但还是受不了钻心刺痛的一刻,惯性地想挣扎推开俊三的抽插。

插进的肉屌哪能这般容易抽出,俊三的动作是先让小白趴在洗手台上,高高 翘起她的屁股,再从后面一屌而入。所以当小白受痛挣扎之时,俊三是一手死死 地压着她的身体不让其翻身,然后开始卖力地干起活塞运动。

俊三现时的心态只想着屌屄,根本没有想过什么怜香惜玉,况且对方更谈不 上一个「玉」字。所以当如愿插进这未经开发的圣地之后,俊三只是毫不客气随 着淫意地大干一场。

「啊……啊……痛……轻一点儿……啊……不要!啊……嗯……不要!嗯… …哦……不要停,快点儿呀……」不知是错有错着,还是小白的适应能力特强。 当被俊三强硬插入之后,开始之时还感到异常痛楚,良久后随之而来的竟是无比 搔痒的快感。小白也不知所以,越来越想着俊三的肉屌不要离开自己的骚屄,那 快感一浪接一浪,从屄洞中被挤出的大量淫液已沿着大腿一直流到地上。

俊三也想不到自己会搞到个骚女,刚开苞不久就适应了自己的屌劲,操到自 己有些发软了,这小白还意犹未尽地叫他不要停下。不过这十多天的「汁」男工 作,虽然肉屌依然得到发泄的十秒,但也只是那无奈的十秒。今天难得有真实的 屄洞实屌,俊三也是使劲地抽插不停。

不过司叶俊三仍然输给了这个骚淫欲狂小白,换了几个姿势,抽了十几分钟 终于关口一松一射而出。但俊三并不甘心,当知道自己就要败下阵来,他反而没 有射向小白那屄洞的深处,反而一下抽了出来,也不理小白愿意不愿意,直接捅 进她的口中,没抽几下,一股浓浓的精液便射了出来。

之所以要射进小白的口中,并不是发泄败阵的不满,而是希望小白吸食他的 精液之后,再来帮他口交,准备进行第二轮的「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