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龙女不好骑,三关俘美妇

作者:admin人气:263来源:

  久旷的身体居然感受到了十数年没有出现过的舒爽,让从沉睡之中刚刚清醒过来的小龙女杨思琦心中无比疑惑;如同男人胸膛般的温暖更是让她心中惊骇万分,不由得将手中握住的昂然凶器连连地扳动了起来。
  "啊——,好疼,松手啊,你个小荡妇为什么使用那么大的力量?"几乎让自己的疼痛得要昏厥过去的剧痛,让袁承志也对如同温顺小猫躺在自己胸膛上、却使劲硬掐自己命根子的美貌妇人咒骂了起来。
  嘶声裂肺的呼喊,终于将两个美妇人吵醒了过来。
  望着自己居然躺在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怀抱之中,小龙女杨思琦的芳心一下子就破碎了,眼眶中的泪水如同掉线的珠子一般往外滑落,掐住袁承志的小手更加的用力,殷红的小口也愤怒地说道:"我要咔嚓掉你这个淫贼的害人东西,让你以后再也无法败坏妇人清白了。"天心眼神望到自己夫君脸上泛起阵阵青色,感到无比的心疼,双手架住愤怒的小龙女,满脸严肃地对身边的小妹妹说道:"龙儿,松开手哦,否则大姐姐就会很不高兴,因为你将大姐姐的夫君伤害了。"熟悉的娇弱声音,一样的命令口吻,让小龙女杨思琦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口中惊讶地说道:"你是天……心……"脑海之中如同沾满了浆糊一般,这个大姐姐不是有着英俊帅气的夫君,更是有着三个名动江湖的义子,她真的太难以置信自己六十多岁的大姐姐,居然抛弃了自己的夫君,与一个少年郎私奔了。双眼狠厉地望见身下少年脸上的邪异笑容,小龙女杨思琦发现那居然与自己曾经的夫君几乎一模一样,口中急促地问道:"你是……承志……孩儿。"很掐的玉手也不由自主地松动开了,想到自己的义子居然对自己做出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眼中的泪水流淌得更加的快速。
  从来没有感受到的自由的珍贵,让袁承志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手掌抚摸上红晕的玉脸,一边擦拭着上面的泪水,一边回答道:"是的,我就是那个袁家未亡人袁承志。"想到江湖之中如此多的名门世家,在自己父亲和义父在世的时候,他们当否随附在自己家族的身后,可是在自己家族遇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除了明教的兄弟,根本没有别的世家前去救助,心中对于古墓派之人也连带地产生了一些的愤恨。
  温柔的天心听见自己少年夫君心中的怒火,用丰硕的舒胸连连磨撑着宽阔的胸膛,口中对身边的小妹妹解释起遇见自己小夫君之后发生的事情,最后更是说道:"小妹妹当时可是对你的义子自送怀抱,请求他的宠爱的哦?"发生了如此多不在自己姐妹控制之中的事情,想到自从自己先祖一代开始,自己古墓派就担当起守护武林的重担,可是最近三十年没有兄弟分担重任,就是在十年之前联络到了天山灵鹫宫的姐妹们一起主持大局,自己也有一种无力为继的感觉。小龙女心中不禁一阵愧疚,望着身下的本应该是义子的少年,脸色变幻不定,想到这个少年继承了当今江湖数位绝世高手的衣钵,脸上露出狠厉的神色说道:"你准备将义母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也是兼蓄并收吗?哼,你出道江湖短短一月时间,惹下的风流债可真是不少啊?"美艳妇人口气的松动,让袁承志心中的大石也放了下来,双手分别在一对熟媚的妇人的胸前高峰上捏了起来,口中也回答小龙女道:"承志可是最孝顺母亲的孩子,当然是义母怎么样地说,孩儿就会怎么样地做了。"火热的大手和充满了忌讳的称呼,让小龙女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了几下,平下下去的春潮再次翻滚了起来,连忙运起九阴真气,将体内的升腾而起的欲火压制住,脸上装着平静的表情说道:"你想得到思儿、以及我身后的古墓派的支持,你必须做到我所提出的几件事情,否则……否则……"旁边的美艳天心心中一阵暗笑,这个小妹妹居然将自己夫君才会称呼的闺名,都对着自己夫君说出来,心中肯定早已同意了,可是口中却说出反悔的话语来,真是如同掩耳盗铃一般,欲掩弥张。
  望着眼前一直称呼自己为义母的美丽妇人,袁承志将身体扬了起来,分别将而为娇艳的美妇人抱在怀里,露出一副小孩子般的贪婪表情,装着奶声奶气的口气说道:"义母,承志孩儿现在可是很饥饿了,需要吃你的奶奶。"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小龙女杨思琦就感觉胸前坚硬起来的一对蓓蕾大湿润的大嘴衔住了,大舌在波晕荡漾的四周不断地舔舐了起来,一股股激流立即从最高的双峰之上泛起,也在双峰的根部汇聚成一起,然后再次分成两股向着自己的头部和下肢奔去。她的一双玉臂情不自禁地环绕上胸前的脑袋,紧紧地在脑后交织在一起,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身体里面的欲望热气才冲击到了脑海,就被冷凉的九阴真气阻止住了,让她的芳心保持着清醒,脸上露出哀怨的表情说道:"难道承志一个大男人没有担当之心,所有事情都由着义母和你的姐姐独自承担吗?"想到十数年的艰辛,她的脸上再次被热泪所浸满。


  抚摸着柔嫩肌肤的大手,伸到白玉般的媚脸之上,擦拭掉那些晶莹的泪水,袁承志心中感叹着说道:"女人真是水做的,任何时候都能够释放出让所有英雄都不得不折腰的情人泪水,将所有的雄心都磨砺得无比的柔软。"小男人的无限柔情,通过一双大手,两片温润的舔舐薄唇,立即传到了自己的心口,让自己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安宁,也很想立即就躺倒这个小男人的怀抱之中,任由着他的自已怜爱,可是长久的古墓锻炼还是让她抑制住心灵的悸动,轻声对着不断啃噬自己丰乳的小郎君说道:"思儿虽然有着平息江湖混乱的想法,可是身为女人之身,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道,根本无法让那些江湖草莽驯化得服服帖帖,不再江湖之中搞风搞雨,所以思儿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承志孩儿必须在五年时间之内,让江湖恢复以前那般平和之境。"用舌尖狠狠地撞击一下坚挺的双峰,然后在上面环跑一圈,袁承志也同时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天心美妇人回答自己的问题,双手却迫不及待地离开滑腻的后背,抚摸上平坦的小腹,寻找着上面的纹丝破绽,一阵摸索,却是让袁承志心中一阵失望,再次变得狂喜了起来,修炼玉女心经之女真是一大宝藏,居然在大龄之时,都不会显露出一般女人的衰老。
  旁边撅起小嘴的天心,收到自己小夫君的命令,立即眉开眼笑,玉掌抚摸着小龙女杨思琦,对着她娇声解说道:"小妹妹,你的第一个要求根本算不上条件,我们夫君身为曾经的江湖第一教派的教主,当然不会让江湖众人放任自流、时时刻刻都发生着流血拼斗。"琼鼻发出一声娇吟,小龙女杨思琦感觉吸吮自己高峰的大嘴越来越有力量,娇躯不禁在贴上了温暖的胸膛,轻轻地磨撑了起来,口中媚声说道:"当然满意了,可是思儿还有第二个条件。嗯……"大手如同一双最尽职的海底探险员,向着散发出阵阵热气的海沟进发而去,袁承志不舍地将大嘴离开两座丰硕之处,双眼灼灼地看着眼前的熟媚妇人,阻止住她接下去的话语,接着话头说道:"承志当然知道了义母接下来的第二个条件。今天小闯王差点就陷害了义母,义母当然不会放他们,所以想要承志孩儿阻止他以及他叔父的造反,让他们失去权势,变得一无所有。"得到小龙女肯定的点头,袁承志心中一阵恶寒,不由得想到:女人,尤其是美貌的女人最好不要得罪,否则自己是怎么样死亡的,都有可能不知道。
  终于解决了自己姐妹们的心腹大患,小龙女杨思琦心中一阵喜悦,感受到爬行到自己大腿根侧作怪的双手,也欢喜地为它们让出了通道,等待着男人的真正垂幸,低下满是红晕的玉脸,碰上满是欲望的虎眼,语气羞涩地说道:"思儿的第三个条件,就是希望你让我们古墓一派,好好地传承下去,不要从我们这一代而绝后了。"这般如同请求自己欢爱的话语,让袁承志心中一阵窃喜,进入海沟之中的一双大手也不禁加快了速度,口中却嘿嘿地笑着说道:"当然了,我的义母有着吩咐,承志孩儿当然义不容辞,拿出全部身心超额地完成任务。"大手在自己那紧缩的嫩处不断地掏摸着,让小龙女春潮澎湃,满脸娇红,口中娇吟地说道:"哼,以后再也不准称呼我为义母了,我觉得思儿听起来更加的舒服。"每一次提起义母两个字的时候,小龙女杨思琦的芳心就不断地颤抖,一种如同偷情的感觉在心中升起,仿佛早已死去的狠心郎君在天空之中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自己。
  本来还以为需要自己再次施展强悍的战斗力,才会让这个美妇臣服于自己的雄威之下,没有想到她却是如此直接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袁承志大嘴连连地亲吻上那娇俏的双唇,每次都会喊道:"思儿……,思儿……"深情的呼喊,连连运作的的手指,让小龙女杨思琦澎湃的春情如同火山般喷发了出来,口中娇羞地喊道:"夫君……思儿……要……"望着难以禁受自己挑逗的美妇人,袁承志不禁一阵失笑,连忙赶走贪婪的湿淋淋双手,使用上早已昂然发威的龙枪,采用着半蹲式的进入,驶进那滑腻的轨道,沾满了瑶池雨露的双手也伸向了旁边如同小狗般趴在自己腿边的美妇人天心,口中吩咐道:"心儿,帮助夫君将手指舔食干净。"这样的吩咐,让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充实感的小龙女杨思琦,满脸娇嗔地喊道:"夫君……"很想阻止住自己小夫君对自己的羞辱,她却感觉紧密接触的地方,涌现出一种海潮别扭的快感,向着自己上身涌来,一双玉臂紧紧地抱住虎腰,摇摆着丰硕的肥臀,深深地沉浸到了猛烈暴风雨所带来的愉悦之中。


  心中一阵不愿意的天心,立即发现自己早已湿润的堡垒受到了狠狠的攻击,连忙听话地伸出妙舌,在散发着晶莹光泽的大手上舔食起来,一双充满你媚意的凤眼望着自己夫君,口中说道:"夫君,我需要吃你的那个。"旁边两双火热的眼睛,自己印象之中端庄娴熟的大姐姐,说出荡妇般的话语,都刺激着摇晃丰腴的小龙女杨思琦,口中也情不自禁地放声浪叫了起来,两片娇唇在英俊之中带有丝丝邪气的脸庞上不断亲吻了起来。
  望着身边顺利完成任务,用殷红妙舌向着自己其余地方舔舐而去的美妇人,感受到她那精妙绝伦的技艺,袁承志身体也不禁升起丝丝颤抖,双手在那对向着自己面前挺翘的丰臀上拍打了起来,舞动的龙枪也采用了次次着根的办法,快速地将眼前的龙女送向欲望的巅峰。
  酥软的娇躯任由着自己小夫君扶持着,小龙女杨思琦连连地向着旁边挣扎,心中无比的想立即就逃离还散发着昂然战意的神枪,口中娇声赞叹地说道:"夫君好厉害啊,思儿……"脸上幸福的表情之中夹杂着丝丝的兴奋和激动,也觉得自己还没有提出来的第三个条件也是多余的了。她高兴着众多的姐妹们终于不用那般的守寡了,因为自己终于帮助她们找到了一个勇猛的夫君了,有着姐妹们享受的了。
  明白来日方长的袁承志,温柔地对着酥软到自己怀里的小龙女笑笑,轻轻地将她放到一边的牛皮上,为她盖上脱下的衣服。一把翻动过在自己后臀之上不断舔弄的美妇人,袁承志半跪着直接驶入了轨道,一边快速地驱赶着跨间的耕牛,一边怜惜地说道:"真实让心儿受苦了,时时刻刻都要等待着姐妹们高兴结束,自己才会真正的……"玉掌捂住自己小夫君那充满了诱惑的大嘴,天心感动地说道:"夫君不要说出此般话语,心儿跟在你的身边,早已是莫大的荣幸了,日日都会让心儿享受到以前数十年等候没有过的愉悦,心儿无论等待多久都是幸福的。"数千下的起起落落让美妇天心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象征自己在圣贤之路再次塌前一步的圣品,也立即趁热打铁地拥着自己夫君修炼了起来。牛皮上的流动水迹,见证了一对欲妻悍夫的激烈战斗。